鲸鲨

沉迷学习
无力摸鱼
更新缓慢
欢迎勾搭

【all27】恋爱废材 09

      09

 


      时间的砂砾无形地滑落,从餐桌的骨瓷盘上流过,经过侍者腰间的黑围裙,在钟表的表盘上打了个圈就消弭于空气。

      秒针走完了最后一圈和分针一起停靠在数字“12”下,时针稳稳指向“7”。

      19:00。

      纲吉对面依旧空无一人,那个对他说了270次“我喜欢你”的人还没出现。他握着已经空了的玻璃杯,谢绝了打算给他续杯的侍者。他轻呼一口气,说不清现在自己是失望多一点还是轻松多一点。

      那个人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吗?遇上堵车了吗?还是有什么意外……

      或者,只是个恶作剧。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考虑过。

      纲吉看向餐厅的落地窗,云雀学长已经离开对面的咖啡厅。远处里包恩和迪诺那桌开始上前菜了,师兄在侍者来往的间隙朝他送上一个安慰的微笑,而他的家庭教师瞥了他一眼就把注意力集中在餐盘上了。背景钢琴曲突然加入一段舒缓的变奏,把原本轻柔就的音乐过渡得愈加温柔。他回头望向潜入餐厅当钢琴师的狱寺君,对方专心演奏的样子看起来非常帅气。

      先等一下吧。

 

      “你会等他等到什么时候呢,彭格列。”

      纲吉诧异地回过头,六道骸突然出现在对面的座位上。他满意地看着纲吉一脸惊讶的表情,捏了一个响指,桌上的空玻璃杯就立刻盛满果汁。

      “骸,是你吗?”

      “当然不是。”六道骸否认得干脆利落,“彭格列,我讨厌黑手党。”

纲吉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出意料的回答。“那,骸你是为什么在这里?”水牢里太无聊了,想出来看看黑手党的八卦吗?

      钢琴声继续,没有任何人对六道骸的出现表示异常。毫无疑问,他陷入骸的幻境了。

      骸沉默地注视纲吉。他的双色瞳仿佛是由一对寒冰凝成,冰层里包含着彻骨的仇恨与可怕的执念,而寒冰的内胆里却藏着一簇火焰。哪怕隔着厚厚的冰层,也能感觉到那份灼热。

      那些说不出的、讲不清的、大概他自己也没能想明白的曲折纠结全部融化在这一眼里。

      假若纲吉能稍微敏感细致一点,应该能感受到这样的眼神所表达的浓烈情感。但沢田纲吉迟钝木讷得无可救药,他完全看不懂,甚至下意识觉得有些害怕。在纲吉被他看得内心发毛准备切换死气状态之前,六道骸开口了。

 

      “因为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贫乏虚弱的脑细胞没能爬过这句话下埋藏着的弯弯绕绕。他困惑地看着骸,可以理解成是因为自己吗?

      那不还是想看八卦吗。

      就在六道骸对牛弹琴、沢田纲吉迷惑不解、两人相看无言的时候,钢琴声和餐厅内的交谈声静止了。周围的景象碎裂了一角,幻境的碎片如同燃烧过后被风扬起的灰烬一般四散开来,看起来有种诡异地华美。幻境外站着狱寺君、山本、里包恩、云雀学长还有爱迪尔海德,五个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六道骸,一副要同他大战三百回合的架势。

      他们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幻境的另一边就以一种堪称惨烈的拆墙般的方式崩毁了。残余的幻境再也无力支撑,碎片如雪花般落下。纲吉看向另一边的缺口,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炎真?!”

 


      TBC

 

      下一更就可以完结啦


百fo福利

快百fo啦~不要想什么点文,没有哒都是假哒。
惰怠如我就算开了,十有八九是不会写的。所以不如搞点实际的,比如开个新坑。
在茶茶如此勤奋的催更下,我终于想起被遗忘在大明湖畔的摇滚纲吉设定。对不起,茶茶,你都写了两篇微博体了我正文还没动一个字,捂脸哭泣。
刚好也快百fo了,那就来写纲吉搞摇滚吧( ´ ▽ ` )ノ

【all27】恋爱废材 08

      08

 

 

      古里炎真喜欢沢田纲吉。

      这在西蒙家族是个公开的秘密。炎真不是个难懂的人,家族成员都看得出来他那点小秘密。大家衷心祝福他能够得偿所愿和彭格列十代目有所进展。

      至少,让对方知道他的感情。

      但这实在是个艰巨的任务,难度值堪比勇者斗恶龙,而且守卫在公主身边的恶龙还不止一头。且不说沢田纲吉迟钝得令人发指,当说接近他表白心意就十分困难了。平常纲吉身边有山本和狱寺虎视眈眈,在学校有云雀把控全场,就算突破重围最后还有里包恩这个大boss守护阵地。

      表白,真的,很难啊。

      看着炎真和纲吉相处时单纯又羞涩的样子,西蒙成员表示真的很着急。

 

      并盛告白墙的出现,就像是上帝在装备了层层高级密码锁防盗门的密室里砸出了一个孔。只要有一个孔,各位西蒙家族的成员就能为他们的首领倒腾出一个窗来。

      于是,炎真在爱迪尔海德半激励半强迫的洗脑劝说下,不知道从人生的哪个犄角旮旯里攒足了告白的勇气,豁出去发了270条告白,最终成功地引起沢田纲吉的注意。

      炎真本想自暴自弃地发泄完平日囤积在内心深处说不出口的情感就好。他不想给自己最好的朋友造成困扰。反正纲吉十有八九也猜不出来自己是谁。如果猜得出的话……那他就算放倒纲吉所有守护者也要走到他面前说“我喜欢你”。

      没想到第二天他竟然看到了对方的回复,还没等他想好要不要和纲吉坦白,希特比酱就入侵那台手机的程序,控制他的账号发出了邀请。

      炎真眼睁睁看着那行时间地点写成、确定、发送,根本来不及阻止。

      该怎么形容那一刻他的内心呢?

      烟花和闪电同至,礼炮与雷霆齐鸣,狂风暴雨席卷了内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而心花却在不经意间悄悄怒放了半壁江山。

      为了不惊动公主身边的恶龙,加藤朱里一手包办了预约餐厅的事前准备,保证没有任何人能找到一点会暴露身份的蛛丝马迹。他甚至用幻术改变了炎真的面目,确保在站在沢田纲吉之前没有人能发现他的身份。

 

      多不容易,一场告白准备得宛如深入敌营。

 

      炎真终于来到“secret”西餐厅,他在门口紧张地整了整衣领,大步走进餐厅。希望爱迪尔海德能为他多争取到的一些时间,让他有机会对纲吉说完自己的心意。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一位领班似的服务员迎上前询问。炎真环顾四周没找到纲吉,说:“嗯……沢田纲吉预约的那一桌。”领班在ipad上确认了名单,微笑着伸手为他引路。

      “两位的座位在旁边的隔间,先生请随我过来。”

      餐厅里钢琴声能够舒缓心情,大厅内其他客人小声交谈的声音与食物的香气给人一种放松的感觉。他跟随领班在隔间落座,抬手看看手表微微松了一口气。“是等另一位客人到了再点单吗?”领班把菜单放到他面前。炎真抓着菜单局促地笑笑,说:“是。”

      “那我稍后再过来。”领班为他倒了一杯柠檬水后礼貌地告别离开。

      炎真又看了一眼手表,离他和纲吉约定的时间不到5分钟。

 

 

      门外,领班关上门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下一秒周围的景象就消融成紫雾,雾气汇聚在一起在门上印下封印。此时,周围终于变回原本的样子。这里是现在餐厅内无人会注意到的杂物仓库,通往大厅的走廊上空无一人,所有服务人员都在一墙之隔的地方忙碌。

      他转过身哼起一曲小调不紧不慢地走向大厅,右眼带有“六”字的红瞳显露,紫色的死气之火如雾一般缠绕全身,低调的黑发染蓝,服务员制服转换为笔挺的西装。刚刚的领班转瞬间变成留着凤梨头的俊美青年。

      在他身后落锁的房间门上,挂着“仓库”的标牌。

      六道骸低声笑着,说:“古里炎真,你就先在幻境里多等一会儿。”透过餐厅内旁由装饰珠帘和玻璃组成的隔断,纲吉正坐在大厅里喝柠檬水。

 

      “沢田纲吉是我的。”

 

 

       TBC

       我的1827小短篇可以开始准备码了。最近在做新坑的设定,会是个长篇,感觉到时候会不知道怎么打tag啊,远目。

碎碎念

      组织行为学的老师以前上课的时候说过,人的本能是趋利避害。

      当遇到一件无法按照自己预期发展的事或者自己的欲望无法满足的时候,人会因此变得焦躁紧张不安、异常难受。人会为了摆脱这种状态会往两种方向改变自己。一种是努力达成欲望所需的条件,另一种是说服自己放弃。

      走第一种就是拼命努力向着各种心理鸡汤描绘的梦之彼方前进。走第二种就是改变自己的欲求简单省力,只需要磨掉那些微不足道的不甘心,然后冷静理智地拿走眼前可以够到的东西就好了。

      从长久来看很难说哪条路是比较好的,各有千秋。荆棘之路不是谁都能走下来的,平淡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归根结底,看了那么多大道理,灌了那么多鸡汤。最后真正迈开步子的时候,还是得看自己,别让自己太后悔就好了。

【all27】恋爱废材 07


07


18:45。

草壁走进咖啡馆里报告傍晚的侦查情况,“恭先生,我们目前还没有发现今晚预约名单以外的可疑人员出现在西餐厅内。”云雀摩挲着茶杯说:“继续。”草壁颔首答是后便默默退了出去。

烦躁。

他慢慢饮下那杯茶,将杯子放回桌面。

他之前命令风纪委员调查过预约名单,基本根据预约查出了今天晚上会出现在secret的人员,除了沢田纲吉的告白者。那个人以沢田纲吉的名义定了座位,完全隐藏自己的相关信息,连打来预约的电话都是已经作废的空号。

因此要找出这个人就只能用排除法。今天前往西餐厅的非预约名单人员就是那个人。

烦躁越发强烈。

云雀扫了眼对面的西餐厅,起身走出咖啡厅。他从二楼走廊俯视下面来往的群众,注意到楼下有一个颇有意思的人。

他穿着西装手持礼盒,正在驻足凝望什么。最重要的是,这个人的身上有着类似雾属性的气息。云雀顺着视线发现对方所寻找的目标­——secret。

找到了。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嗜杀的微笑,亮出双拐,纵身跳下二楼稳稳地落在他的身后。披在肩上的校服如羽翼般展开有收敛,却神奇地没有掉落。“你是谁?”他举着钢拐指向那人,语气里暗藏森冷的笑意,叫人心生惧意。周围人爆发出一阵惊呼,下意识往旁边退开。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是云雀恭弥”,一瞬间企图围观的群众全都自觉麻利退开了十米距离,为两人让出了一个直径十一米的真空圆形地带。

西装男转过身,那是一张全然陌生的脸。

谁?

“咬杀。”云雀挥动双拐向那人攻去,但打击肉体的熟悉触感却并未传来,一把扇子挡下了他的攻击。他看向扇子的主人,这张脸并不陌生,铃木爱迪尔海德。如果她在这里的话,就代表……

西装男未作停留,趁这个机会迅速跑进人群。想要命又想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为了给他们让出足够的战斗场地在商业楼两边谨慎小心地挤作一团。西装男扎进去转眼就没了踪迹。云雀不满地“啧”了一声。

“不会让你追上去的。” 爱迪尔海德看向他的眼神如寒冰般冷漠。冰霜在她周身汇聚,周围温度骤降。

“是吗?”云雀开匣放出小卷,“我现在非常烦躁,希望你这次能有趣一些。”他抬眼看向爱迪尔海德,紫色的死气之炎瞬间暴涨。




躲在楼梯口的山本握紧了由棒球棒变成的武士刀,感叹一句:“真冷啊。”事出突然他并没有看清云雀想要咬杀的人是谁,不过连爱迪尔海德都出来干涉,对象就很明确了。经过刚才那场骚乱,商业广场的人跑了近半,剩下的人不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是在跑路途中的。

所以下一个从一楼到二楼的人就是他的目标对象。

不过为什么一楼动静闹这么大,餐厅里面的人却跟没反应一样。

突然一股沉重的力量把他拉向地面,山本用武士刀勉强支撑着身体,刀刃狠狠插入水泥板内,而他所处的位置甚至出现了向下塌陷的龟裂痕迹。

他的脸上扯出一丝艰难的苦笑,“喂喂,不是吧。”山本被这股力量困在原地,根本无法动弹分毫。上楼的脚步声渐进,他拼尽全力才能勉强抬起头看向来人。那个人一头红发,脸上还贴着创可贴,难得地穿一套西装,看起来异常正式。他一脸歉意地对跪在地上的自己说:“抱歉了,山本。”

“原来是你。”山本说出了他的名字,“古里炎真。”






TBC



虽然没什么人记得,但是今天是11月3日。
这意味着我的旗倒了。
是的,我要写一篇1827了,你们即将看到一个可怕的OOC。先说一下,我从来没有搞懂云雀要怎么写,摸不透并盛鸟王的心。就这章还是我翻了漫画勉强搞出来的,捂脸。顺带再次称赞一下漫画,真好啊~
有什么想看的梗或者想看HE还是BE都可以说,这篇1827大概会参考。反正决定权在我~就是这么任性~


碎碎念

      我的前方有一道金色的拱门。

     它悬挂在天边,隐于层层云雾之下,我只能从云层的间隙瞥见一点金光。

     我不知道门后会通向何处,是繁华锦簇还是荆棘丛生?我只知道,那里是更高处,可能有着更瑰丽的风景,可能会比地上更接近我心之所向的远方。

     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爬上去,该抓紧哪一条绳索才能爬到门的那边。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必须要过去。

【all27】恋爱废材 06

      06

 

 

      说起情人节,给人的感觉就是巧克力、玫瑰与情侣。

      在玫瑰价格疯涨情侣优惠漫天飞的这一天,纲吉一直是一位只能收到来自妈妈的义理巧克力的单身废材。而今天,一切都不一样了。

      终于,有人,约他出去吃饭过情人节了!

      纲吉原来以为自己会很兴奋的,可是真的和里包恩迪诺一起来到商业广场时,他发现自己的内心意外地平静,没有期待,没有激动,有的只是些许与陌生人见面的紧张不安。纲吉看看四周,几个小孩子各自拿着一桶玫瑰花向过往的情侣兜售。今天出来逛街的大部分都是情侣。他们脸上洋溢着甜蜜的喜悦,望向彼此的眼神充满宠溺的温柔。

      “喜欢”这两个字不需要说就能从他们的眼神、笑容、一举一动中满溢而出。他突然想起了京子,一想起这个名字心里就会忍不住涌起一丝暖意。他喜欢京子,这一点毋庸置疑,但现在他心里的感觉好像和对恋人的那种喜欢又有些不太一样。

      为什么会觉得不一样呢?

      “哥哥买花吗?”趁着纲吉发呆的时候,一个女孩挤到迪诺面前,举起一枝玫瑰。

      “好,请给我一枝。”

      “纲吉。”纲吉回过头就看到一枝娇艳欲滴的玫瑰花。“送给你。”在罗马里奥加持下,帅气的师兄摆出一副白马王子式微笑,无比绅士地把玫瑰递到他面前。要是这样对一个女孩子,一定能瞬间迷倒对方。纲吉一边感叹着师兄的美貌一边麻木地接过。意大利男人似乎都很擅长撩人啊。

      “谢谢师兄。”他想了想说,“不过我觉得等下的场合好像不太适合拿玫瑰,里包恩先帮我拿着吧。”说完他就把玫瑰塞到里包恩手上。不知道为什么,迪诺师兄在他把玫瑰拿给里包恩后突然萎靡下来,连刚才能够实体化的星星都不会bulingbuling了。

      他是不是做错什么了?

      拿着玫瑰的里包恩没怎么在意自己大弟子的情况,他环顾四周,说:“今天的风纪委员倒是挺多的。”纲吉这才注意到,商铺旁边有好几个风纪委员在巡逻。他们的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不时地对比文件核查周围人员,看起来似乎在找人。

“还有25分钟,我们先上去。”里包恩带着弟子们走上二楼。纲吉看见了在西餐厅门口等候的山本。他扛着棒球棒向三人打招呼:“嗨,阿纲、里包恩。迪诺,你怎么来了?”

      “想看看今天要来的人是谁。”

      山本爽朗地笑起来,点头表示认同,“我也想知道。狱寺已经在里面了。他太显眼所以就由我负责外面。放心,我不会让可疑人员进来的。”纲吉感觉他似乎把“可疑人员”几个字的音念得特别重。

      “山本麻烦你了。”

      突然间,纲吉觉得背后一阵寒意。他下意识转过身,看见大批风纪委员把守在二楼入口处,对面咖啡厅空荡荡的,只有云雀学长一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端着茶杯望向他。

      为什么云雀学长会在这里!!

      纲吉吓得脸色苍白,赶忙转身逃进餐厅。一进门就有服务员上前询问:“请问几位是有预约吗?”

       “应该是预约了。”纲吉第一次来这样的西餐厅有些慌张,“我是沢田纲吉。”

服务员查了查iPad里的信息,“沢田先生,您预约的是双人桌。您有三位的话……”

      “我们有另外预约座位,客户名是迪诺。”迪诺打断了他的话。

服务员抱歉地笑了笑,“不好意思,我来带三位入座。”

 

 

      十分钟后,一位穿着正式的男士拿着一盒包装精致的礼品巧克力出现在商业广场。他看着二楼的“secret”西餐厅紧张地咽下一口唾液。

      商业广场的灯火霓虹已经亮起,周围播放的背景音乐充满情人节特有的欢乐甜蜜气氛。

      此刻,距离约定见面的时间只剩十分钟。

 


 

      TBC

      

      下一更就知道告白的人是谁了。


【all27】恋爱废材 05

 

      05

 

 

      “里包恩,我换好了。”纲吉无奈地走下楼梯朝餐厅里正在吃早饭的家庭教师打招呼。早上里包恩问了他今天晚上打算穿什么去赴约。在他拿出自己常穿的卫衣后,沢田纲吉遭到来自列恩牌锤子的重击。

      “看看场合啊,蠢纲。”里包恩他屈尊降贵地亲自动手从他的衣柜里搭出一套颇为正式的衣服,走之前还不忘举枪威胁,叫他倒地不起的学生麻利地换好滚下楼。听见手枪上膛的清脆声响,纲吉立刻从地上弹射起来换衣服。经年累月培养出的条件反射真是效率感人。

      不过,为什么里包恩对他的衣柜比他还熟悉?

      他把视线移向餐桌看到了一位许久不见的远方来客。“迪诺师兄!”他惊讶地叫出了声。

      迪诺咽下一口奈奈妈妈做的汉堡,笑得一脸爽朗,“纲吉早呀,情人节快乐。衣服很好看。”里包恩端着咖啡杯,扫了一眼他的穿搭终于满意了。纲吉在餐桌旁落座,感觉今天家里似乎异常安静,看了一圈发现家里只有他们三个人。他拿起汉堡问:“妈妈他们去哪里了?”

      里包恩不紧不慢地喝着咖啡,说:“家里的食材不够了,妈妈和碧洋琪带着蓝波、一平、风太去买菜。”他了然地点点头,转向远道而来的师兄,“那迪诺师兄是有什么事吗?”迪诺干笑了两声,没勇气在曾经的家庭教师面前编造什么好看的借口,坦诚地实话实说:“我看到了并盛告白墙,有些好奇就过来了。”里包恩闻言冷哼了一声,看向自己大弟子的眼神宛如X光射线。迪诺下意识一哆嗦,感觉里包恩解除诅咒后给人的威严更强了,自己那点心思在老师面前完全无处遁形。

      纲吉看着自己的老师与师兄眉来眼去,很好奇师兄玩忽职守到这个份上为什么里包恩还没有开始揍他。加百罗涅的首领可以这么任性妄为想跑就跑吗?!

      好羡慕!

      而且,你们一个个究竟为什么这么关心给我告白的人究竟是谁啊?有个人喜欢我就这么稀奇吗?师兄你有必要好奇到直接从意大利飞过来看现场直播吗?

      此刻,纲吉觉得自己的心情复杂异常。

      “纲吉,有件事我觉得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迪诺解决掉盘中餐神情认真地说,“很抱歉我在来之前试图动用技术部彻查这位告白者。”纲吉看着他眼神愈加复杂,师兄看不出你是个好奇心这么强烈的人啊。

      “但是技术部最后追踪到的身份,是假的。”迪诺顿了顿,“这个人的背景很深。纲吉,今天你务必要谨慎一些。”

      纲吉点点头,沉默着把早餐塞进肚子里。“那我先上去,把衣服换了吧。”他收好餐具就找了个借口上楼去。

      他们坐在餐桌旁目送纲吉走上楼梯。直至听见楼上的关门声,里包恩才开口:“不会有什么敌对组织用这么麻烦的方式来针对蠢纲的。”

      迪诺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说:“您也没直接反驳不是吗?”

      “蠢纲那一脸期盼的蠢样,太碍眼了。”

      “不管怎么样,小心点总是没错的。”迪诺帮里包恩倒上一杯咖啡。两人端起杯子,相视了然,隔空虚做了一个碰杯的动作。

 

 

      Secret餐厅的员工早早就开始准备了。领班带着今天临时替班的钢琴师熟悉场地、交代注意事项。钢琴师一边听着一边抚摸琴键。“狱寺君,你都记住了吗?”他最后还是有些不放心地想要确认一遍。

      狱寺抬头看向他:“我记住了。”领班被他凶狠的眼神吓到,下意识咽了口唾液。要不是因为原来的钢琴师再三保证来顶班的人绝对靠谱,他真的非常怀疑这位看起来就像是不良少年的人到底能不能胜任这一工作。

      “现在也还没客人,狱寺君可以先熟悉一下,我去后厨检查有事叫我。”领班看狱寺颇为敷衍地点点头就坐到钢琴凳上去了。他在心里默默叹气,转过身去后厨继续工作。走了不到两步,身后便传来优美动听的钢琴声,领班闭眼欣赏了片刻,继续向前走。

      虽然态度略糟,不过技术还是可以信任的。

      还没走到后厨,领班就感到一阵晕眩,为了保持平衡他顺势靠着墙。路过的服务员有些担心地上前询问。

      “领班还好吗?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他摆了摆手,勉强挤出一个微笑,说:“没事,你去忙你的,我休息一下就好。”说完,领班沿着与后厨截然相反的方向,走到洗手间。服务员看他似乎没什么大事的样子,也就不再多问,继续为晚上的忙碌做准备。

      领班在洗手台前往脸上泼了一捧水清醒。拿餐巾纸擦净脸上过多的清水后,他睁开了眼睛。镜子里原本是黑瞳的右眼悄然变成红色,而那只红瞳上赫然印着黑色的“六”字样。

 

 

 

      TBC

 

【all27】恋爱废材

 

       04

 

 

       华丽璀璨的水晶吊灯在光线折射下闪烁着七彩的梦幻光芒。装潢高雅的西餐厅里只有他们这一桌顾客。

       西餐桌上铺好了洁白的桌布,香槟盛放在透明的玻璃酒杯中,莹白骨瓷餐具上描绘着优雅繁复的花边,盘中摆放的是只在美食杂志上才见过的佳肴,瓷盘两侧的银质餐具亮得发光,餐桌中央还有一盏被红玫瑰簇拥的烛台。

       纲吉坐在华贵的靠椅上望着餐桌的另一边,那里被莫名的迷雾笼罩,只能隐约辨认出人的轮廓。看起来对方是一个比他高的人,头上似乎还带着礼帽。

       “谁?”他疑惑地询问。 

       “你希望,他是谁?”低沉而熟悉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方才营造的神秘感如同肥皂泡一样被轻易戳破。

       纲吉挠挠头发有些无奈, “骸,别闹了。”这个声音的辨识度太高,一听就知道到是谁。认真观察一下,眼前的场景也的确很像他的风格。

       餐桌另一端的迷雾慢慢散开,穿着西装的六道骸坐在座椅拿着酒杯轻晃。这不是他第一次在梦中被六道骸拉进幻境里,比起一开始的惊慌现在他基本已经能淡然以对了。虽然骸总是说要夺取他的身体,但实际上后面也没做过什么真正伤害他的事,而且超直感告诉他现在的骸没有恶意。

       “kufufufu,彭格列就没想过这位情人节约你出去的人是谁吗?”

       好,为什么连困在水牢里的这位都知道了?他周围还有谁不知道这件事的吗?自从里包恩发出了那条邀约留言之后,他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来询问过这个问题了。大哥拉着他朝着夕阳奔跑赞颂极限的青春,小春、京子和库洛姆特地来为他加油,入江正一也打电话来关心,更别说已经打算陪同他一起去的山本和狱寺。

       有这么多朋友关心他是很开心没错,不过他也渐渐觉得有哪里不太对。纲吉注视对面的六道骸思索起隐约察觉到的那一丝违和感。

       “骸,你也好奇那个人是谁吗?”

       骸放下酒杯,异色瞳中蕴藏的情绪复杂难解,嘴角勾起的微笑看不出丝毫愉悦。“是啊,我非常想知道。”他离开座位走向纲吉,皮鞋踏在大理石地板的脚步声无比清晰,营造出微妙的紧张感。随着六道骸的逼近,纲吉喉结微动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毕竟……”

       六道骸轻抚上他的脸颊,他感受到皮肤传来意外冰凉的触感。纲吉听见骸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彭格列,你是我的。”

       这句话他听骸说过很多次了,开始他以为是威慑,后来发现这更像是一种不甘堕落成黑手党一员的坚持。而现在不知道是不是距离过近带给他过分亲密的错觉,纲吉仿佛从这句话里听出了一些别的情绪。

       还没等他捕捉到那一瞬间自己究竟想到了些什么,眼前的一切就迅速退散,骸的气息顷刻间消失无踪。黑暗中他重新感觉到柔软舒适的床垫和卧室熟悉安定的气味,纲吉艰难地睁开眼借着月光勉强辨认出自己桌椅的轮廓。

       他的脑内一片混沌,突然想起原先一觉醒来的时候总能看见里包恩挂在这里的吊床。诅咒解除后,渐渐恢复身体的里包恩就搬到了隔壁房间去了。

       怎么想起这个了?

       纲吉晃了晃脑袋,在脑内的一片混乱中找到了梦中埋藏的疑惑。

       “为什么他们这么关心这事啊?”他小声地嘟囔着,房间里无人回应。纲吉闭上眼睛,再次沉入梦乡。

       书桌上的电子钟从23:59跳转为00:00,新的一天悄然到来,显示屏上的日期清晰地印出“2月14日”的字样。

 

 

       TBC

       

       里包恩生日快乐~

       提前说一下,纲吉生日快乐~

       

【27片段】纲吉打高尔夫

      大佬纲吉

 

      这段本来是《男大当婚》中的设定情节,可惜我坑了就没写到这里。这几天很想看就写出来自嗨一下。想表现出纲吉的大佬气质不过完全没写出来那种感觉。

      因为lofter的小伙伴十有八九都不知道我这个贴吧陈年旧坑,所以我解释先一下基础设定。

      艾奎拉家族:原创设定家族,为彭格列非同盟家族中的最强家族,正在同彭格列建立联姻关系来扩张势力,企图借此缓解资金短缺的财务危机。艾奎拉是意大利语中老鹰的音译。

      瓦卢斯.艾奎拉:艾奎拉家族首领。

      安德鲁.艾奎拉:艾奎拉家族继承人之一,瓦卢斯的大儿子。

 -------------------------------------------------------------------

 

 

      盛夏的风夹杂着酷热的暑气迎面扑来,果岭连绵的绿色仿佛蒸腾的热浪看着就叫人心生烦躁。瓦卢斯拿过部下递过的冰水一口饮尽。在这样晴朗得见鬼的天气里打高尔夫可以说是一种煎熬了。

      他向自己能干的大儿子勾勾手,安德鲁心领神会地从球杆包里挑出父亲惯用那根的七号铁。瓦卢斯接过球杆对一旁的彭格列首领说:“沢田先生,这个三杆洞我们来赌点彩头怎么样?”

      纲吉笑了笑,“伯父赌什么?”

      “安德鲁前几天帮我拍下了了一件古董珠宝,听说沢田先生也十分中意,就赌这个吧。”瓦卢斯轻掂球杆,“沢田先生呢?”纲吉看着艾奎拉的首领说:“我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珠宝做赌注,要是伯父不嫌弃的话,彩虹之子威尔帝新研发的匣子怎么样?”

      他的话音刚落,安德鲁望向纲吉的目光瞬间变得热切了几分。一直跟在纲吉身边的狱寺上前给首领递水,自然地挡去那份令人略感不适的视线。安德鲁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掩饰般地把目光投向远方的果岭。

      “好呀。”瓦卢斯笑得眯起了眼睛。“把球打进洞用的杆数最少的人赢”在死气之火广泛应用的今天,不断革新技术的匣兵器的价值不言而喻。彭格列家族总是有办法抢在所有家族之前搞到最新的匣兵器,这一点让他眼红很久了。从某些方面来说,这个赌注可比他的古董珠宝大多了。他走到发球的位置平稳呼吸,估算好角度和力道按照运动节奏利落地挥杆击球。

      白球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在了一个距离球多不到一米的位置。

      “好球。”随行的部下纷纷鼓掌喝彩。“看来父亲今天能抓只小鸟。”安德鲁看向球洞的目光近乎贪婪。瓦卢斯沉迷高尔夫多年,技术已经属于业余中的翘楚。

      这次的新匣子,势在必得。

      瓦卢斯脸上挂着自信满满的微笑,没说什么就领着部下们走向球落下的位置。纲吉看着他小心地把控力度,将球干脆地打入球洞,礼貌地鼓掌表示祝贺。“抓了只漂亮的小鸟啊。”纲吉赞许地点点头,远处的瓦卢斯就站在球洞旁边等他。他活动了一下手臂,说:“狱寺,三号木铁。”

      狱寺碧色的眼中蓄满笑意,从包里挑出球杆。纲吉接过球杆,轻声说:“我还是挺喜欢这次的新匣子。”

      他瞄准球洞,举手挥杆击球。白球带起一段优雅的弧线,准确地落进洞中。

      一杆进洞。周围响起了充满惊诧的祝贺声,纲吉看向球洞处,距离太远他看不清瓦卢斯他们的表情。

      “老鹰,抓到了。”纲吉盯着远处的瓦卢斯低声说道。

 

 

 ----------------------------------------------------------------------

       高尔夫相关小知识

      七号铁、三号木铁:两种不同型号的球杆。

      小鸟:小鸟球,是指击球杆数低于标准杆数1杆。

      老鹰:老赢球,是指击球杆数低于标准杆数2杆。